欢迎光临青岛海铭特信电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语言选择: 中文版 ∷  英文版

行业新闻

青岛模切原创:我白班的那些日子

白班一下子走了三个,欧总28号晚几次要我上白班,还说今晚夜班工资照发,后来林总也叫我上白班,就这样,我开始了上白班。(这是我这次进厂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,不应该念及白班走了三个人。如果早知道白班是那样的工作制度,我绝不会离开我们那组半步。)

第一天去白班,我以为和夜班一个样,大家一起合作,没想到白班看机器的是看机器的,打包的是打包的,而且泾渭分明。谁都知道,看机器就是溜达着看机器怀孩子,一旦孩子落地,不管大小,抱在桌板上就是。至于孩子丑俊大小,那是机器的事。而打包的就活脱脱一个保姆,不管孩子长得如何都得面对,而且还得毫无怨言地面对,至于为孩子修面、整理、打扫卫生、穿衣、称重量,那更是必须要做的事。遇着漂亮孩子,容易,分分钟搞定,遇着丑的、满脸褶子或带伤的、或心肝眼多的、或肚子上有花花肠子的,那就不是一分二分钟能搞定的,有时得七八分钟,甚至更长时间。像这样的,就是搞定了,还这脏那脏的,还再吹吹,再擦擦。这就跟丑姑娘出嫁似的,想方设法尽可能的把丑给遮去的越多越好。好歹整理好了,如果是第一个,还得留在一边,等它漂亮的胞姐妹来,好蒙头遮腚混在中间,一块儿出嫁。待凑齐了大小差不多的三胞胎后,先穿内衣,再穿外衣。之后又是称重,又是计数,虽然每样都耗时不多,但架不住累计起来啊。有时,这个孩子还没看一眼丑俊,那个孩子又来了,甚至一时来三四个。这么多个堆在一起,还得分出谁是大姐二姐三妹四妹的。都差不多的模样,谁眼色那么好,谁脑子那么好使能一一记住,分明白。没办法,我只能拿圆珠笔在每个孩子脸上先记上谁排老几。像这些活儿,在夜班都是大家一起做。可到了白班,这些活儿就我一个人的,看机器的反倒是两个人。特别是下午,有车来拉货,待我报完拉货的数之后,桌板上排了四五个,除了帮我把里边的轮子卸了外,其他是什么也没有动,把我难受的,正在手忙脚乱整理时,张总夫人来了,说地下怎么这么脏,因为周大哥帮我打了包装,我得还人情帮他扫地、上料,可我实在是来不及扫,我就说我这会儿还忙的不行,哪顾得了扫地。待我忙完后找着张总夫人和班长说我们这组要互相帮助,不能把谁的活儿分得这么清楚啊。这之前我已找班长说了两三次,每次他都说是林总安排的,还说现在机器是才开几台,一旦开了十二台,两个人看机器根本就忙不过来。到时你打包那儿也会加一个人。问题是十二台机器现在还没有全开啊,问题是打包没有添人啊。就我一个人打五台机器的包,她们一人看两台,一人看三台机器,除了卸料时动一下,余下的时间就坐在那儿看着机器。而我不仅忙五台机器的货,遇着人手不够卸料时,我还帮着卸料,这都是事啊。张总夫人说厂里的事她不清楚。班长说这是林总昨晚开会时安排了的。林总是安排了要人看机器,整理货,但没说大家不互相帮助啊。
问看机器的,她们说原来都是三个人看机器,我来了,才改成两个人看机器。白班不是我主动提出来的,是欧总要我来,林总安排我来的。难道因为我来了,你们还更累了?
第二天,我问班长我做什么,班长说我看机器。这天我只要我去帮忙打包,打包和班长都说,你看你机器去。
第三天我又问班长我干什么,班长说我看机器。第三天的有很多外来需要打包的货。我一边看着机器,一边帮着打包,还帮着上料。其他人也是一起帮着打包,大家一起做了四十几个包。这期间,打包的和班长没有一个人叫我看你机器去。就这样帮忙,机器上的刀片好好的,出的货个个也是俊美的大姑娘,只需稍一整理就可以出嫁。
第四天,班长晚来,我还没来得及问班长,她们已提前看了机器,我继续打包。这次有三十几个26日白班和夜班做的贴有红标的,加上大小不一,需要返工重新打包。我以为还是像昨天那样大家一起干活。但事实是我想多了。除了班长和小郑帮着封保鲜膜和称重量。其他拆包,开封重封,以及吹不干净的、配大小、装包等等全是我和周哥两个人在做。看机器的除了这期间那三个机器上满了的料子帮我整理了一下,其他时间都稳稳地坐在凳子上。待我打完这些包后,三台机器的打包又都是我的活儿。
之后全是我打包。每次班长都来的晚,每次还没来得及开口问班长我干什么,机器就已有人在看,难道我这外来的和尚去和人家抢不成。纵使去抢,我也抢不来。8号,因修机器的师傅用了一下扳手,无意间就听到小武说,班长给了她一对扳手,叫她好生看着,交班时也不交出来,直接带回家,第二天再带来。至于我弟妹班长给没给她扳手,我不知道。就这一点上看,还有看机器的机会吗?没有。我真不明白,一个组连个会都没有开,就这么决定了。
有两天小武请假没来。这两天中外边恰巧来了很多需要重新打包的货。六台机器的所有活儿就只有两个人做,甚至取机器上的货下来,很多时候都只能是两个人完成。因为每次我扛包取货,结果把车祸动了手术的地方压的当晚就痛的不行,我回家还用热水袋热敷了好久。

林总说,各组组员有事找组长,组长有事找他们。8号早餐时,我找着班长说我动了手术那儿因为两个人下机器上的货,我用肩膀扛包压的很痛,今天抱不动大包上封保鲜膜,希望他们能帮我和我一起封一下。班长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调我去看机器。
在我干了一会儿活后,弟妹说和我换,我说不用了,你已看机器就看机器吧,到时帮我封一下包就行。结果他们帮我封了两个,班长和小郑一起帮我封了两个,之后我请了他们三遍帮我,他们没有一个帮我的。班长他们不做,他们也不做,没办法只能我自己做。就这样,班长自己拿去称重量的货,竟然还要我拿回来,我本是好心拿着胶布去封口,没想到惹出事来。我慢了点,他又说,叫你拿过去,你没看到这个板凳是脏的吗?既然板凳是脏的,那你放上去干什么?既然已经放上去了,封了口再拿,又何妨。何必高声高语的。再说我本就抱不动,早餐时还给你说了。我一气之下扭头就走了。他跟着过来就问我成天不高兴谁。我不高兴了吗?我若不高兴还能干动活儿吗?
或许是因为这事,下午他们都来帮我。
9号,组里来了两位大哥,一个分去看机器,一个分来打包。打包的人是多了一个,别忘了,大机器出货多,小机器又出了不少小的。小的出得多,收拾就多,这期间还要把费了的全部裁成小片拿来垫在包中间。而小郑又要我自己用手机给成品打码,他又忘了告诉我要修改一些数据。结果大机器的码打了三次才打对。忙的我和吴大哥没一时空的。
林总说,有事找班长。好歹有点空,我去问班长我们组一共几个人,他说七个,三个看机器的,两个打包的,一个上料的。我不知道这个安排何不合理。但我和吴大哥确实很忙。就因为我问了一下,班长上火了,说他不会安排,他去看机器,从看机器那里换一个人来打包,还说干完今天走人。但直到下班,依然是我和吴大哥两人在打包。
下午我曾和看机器的商议,要他们帮我们取一下中间的轮子,他们没同意,说班长没安排。
这一天中,不少成品大小不一,最后好歹才配上。这期间称又被他们用了,没注意到去皮,我是一个人把这期间的几个成品搬来重新一一过称,虽然只找回来八两,那也是责任。这厂是我朋友张总和几位老总一起开的,加上欧总杨总我们又都认识。做事首先要对得起朋友,只有对得起朋友,自己良心才会心安。
10号轮休,晚上肖总要我听后通知。我说那我辞职吧。
在白班做了这几天,我个人感受是,别人帮你是人情,不帮你那是人家的事,你没有任何理由去要求别人帮你。要知道,钱借了要还,人情多借了两次不还,一如借给你的钱你不还一样,没有几个愿意再借给你。
我喜欢夜班的那氛围,我们一起做了七天,大家有说有笑的,活儿也是争着做,从未分过高低,彼此间也从未红过脸。夜班班长说的对,都是出门在外,大家一起把活儿做出来就是,何必分得那么清楚。班长是说到做到,带着大家一起干活儿。辞职了,回眸再看看夜班:缘深缘浅,缘来缘去,缘如水,舍不得,还是要舍的。
既然在白班我做得不好,那我辞职。钱,固然喜人,但友情更重要!我和张总一家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,这是难得的缘份,当珍之惜之,如果因为我的不好,继续留在那里,最后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,值吗?
不管是在夜班还是在白班干活儿,我无愧于心!而且还别出心裁把不要的费品放在成品中间,当时我仅仅只是为了和夜班的活儿有所区别。没想到这一放,上下两个料子既不会因为纸筒弄脏,还把废品当成成品给卖了,就这一点,不仅提高了品质,同时日久天长下去,那也不是一笔小钱。
不是表功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因为我看到拉回来重新打包的,还有自己家重新打包的,打开后,很多都是因为纸筒弄脏了成品。试想一下,买家买回去看到脏的,心里自然不舒服。试想一下,别人家的都是脏的,就我们这一家是干净的,同等价位中,是干净的受人欢迎,还是脏的受人欢迎。
很多事很多时候,小细节决定成败!
祝愿各位老总钱途是锦,生意达四海!
祝愿各位同事一切安好!


青岛模切公司  http://www.haimingtexin.com


2020-5-28 原创发布,转载请标注出处!

联系我们

公 司:青岛海铭特信电子有限公司

联系人:刘经理

电话:0532-89086289

手机:13070855130
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地 址:青岛市城阳区前田工业园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
-->